当前位置: 主页 > 通讯无人 >蔡明介支持中资入股,却触动台湾敏感带 >

蔡明介支持中资入股,却触动台湾敏感带

点赞:349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194

蔡明介支持中资入股,却触动台湾敏感带

工程师性格的蔡明介,深信合理的事,就应该努力争取,但表态支持中资入股 IC 设计业,却让蔡明介误触政治禁忌,掉入政治深水区。

「刚刚说过,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有关中资投资的事,就交给 David(联发科技财务长兼发言人顾大为)。」6 月 23 日一大早,在联发科新竹总部,董事长兼执行长蔡明介刚主持完股东会,在后来与媒体的沟通聊天上,66 岁的蔡明介,留下这句话。

今年联发科的股东会,召开前早已弥漫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因为从 6 月初开始,《自由时报》多次以斗大标题,针对蔡明介表达希望政府有条件开放中资投资台湾 IC 设计业,指名道姓批判他。股东会前一天晚上,蔡明介还特别召开内部会议,要为股东会可能发生的状况与提问,预做沙盘推演。

不过,当天早上,对比还在热闹上演的华航罢工、英国脱欧等大事件,现场站满许多警卫的联发科总部大礼堂,却出现了历来最平静的一次股东会。除了一位小股东写发言条发问外,全程可以说是行礼如仪,所有事项都照案通过。

股东会一开始,蔡明介就感性地说,联发科成立 19 年,若加上联电时期,已满 20 岁,已是个成年的企业。联发科累计至今投资已达 3,500 亿元,未来 5 年将继续投资超过 2,000 亿元,并布局包括物联网、第五代行动通讯(5G)、工业 4.0、车联网、虚拟实境(VR)/扩增实境(AR)、人工智慧、软体与网路服务七大领域。

「该说的话都说了,接下来要忙联发科的事」

「这七大产业领域,每一项都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我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对于媒体提问中资投资的问题,蔡明介放慢语气地说,过去一段时间,他花很多时间在回应外界各种疑问与指教,「我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接下来,要赶快回来忙联发科的事了。以后相关的提问,我会请财务长来回应。」看起来四平八稳的回答,却有如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回顾这一个多月来,应该也是蔡明介四十多年职场生涯中,内心经历过最多起伏不平的时期。

首先是 2015 年 10 月,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高调来台,提出让中资来台投资 IC 设计业者,当时,赵伟国大动作发言,引发不少本土派人士的反感;但同时间,由于媒体不断询问联发科意见,蔡明介也公开回应,联发科对中资入股持开放态度,「若政策允许且对股东、团队和两岸半导体有利,联发科愿携手两岸,共同提升华人企业在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

说出产业界心声
太早表态,意外引发风波

没想到,蔡明介这个声明,却开始在政坛发酵。其间台湾历经总统大选与新政府上任,政治气氛转变,反对中资入股的声音不断放大,反对人士并将矛头对準蔡明介、潘建成(群联董事长)等率先表达正面态度的业者。

一位竹科 IC 设计业老闆说,「虽然老蔡的声明再平常不过,也代表产业界共同心声,却因为太早表态,让他陷入政治深水区,搞到现在不可收拾。这句话,真的讲坏了!」

其实,从 1976 年参与工研院 RCA 赴美受训计画,到加入联电及后来创办联发科,四十多年的半导体生涯,蔡明介一直维持务实的工程师性格。即使如今贵为全球第三大、中国市佔第一的 IC 设计大厂,但相较于地位崇高的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或是长袖善舞的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低调不沾锅的蔡明介,更显出他实事求是的工程师治理风格。

事实上,蔡明介一直相信,只要合理的事,就可以努力争取,不只生意如此,产业政策也该如此,让中资入股是符合台湾利益、壮大台湾经济的好方法,没有道理反对。无奈的是,蔡明介遇到的是台湾複杂特殊的政治生态,以及「开放中资」这个敏感的政治禁忌。

其实,蔡明介多次表达的想法,都只是希望争取业者可以送件申请让中资投资的机会,政府可以在不妨碍国家安全的条件下审核,但不能连让业界送件的机会都没有,这不仅让企业经营没有弹性,即使是美、德、韩等先进国家,也都没有禁止中资投资的规定。

更何况台湾对于晶圆代工、封装测试等产业项目,目前都已开放中资投资,但实际上中国实力更加逼近的 IC 设计业,却採取不准开放的政策,这一点也让产业界感到难以理解。

根据工研院产经中心(IEK)2015 年 11 月的报告,台湾的晶圆代工产业大约领先中国 5 到 10 年,全球市佔率 76%,遥遥领先中国的 8%;而封装测试大约领先中国 3 至 5 年,市佔率 56%,也远比中国 9% 高;至于台湾的 IC 设计与中国的差距不明显,只领先约 2 至 3 年,另外全球市佔率 18%,也只比中国 10% 多一些。

联发科财务长顾大为说,这些资料都引自工研院的报告,对照当今全球 IC 设计业採用 16 奈米最先进的製程,欧美有超微(AMD)、飞思卡尔(Freescale Semiconductor)、赛灵思(Xilinx)、博通(Broadcom)、辉达(NVIDIA)5 家,台湾仅有联发科一家,但中国已有展讯及海思两家,也显示台湾 IC 设计业并未明显领先中国,工研院对产业的判断非常接近事实。

更可怕的是,中国全面拉拢国际半导体大厂进行技术授权与合资设厂,动作之大、布局之深,更已预告中国业者早非昔日吴下阿蒙,未来中国半导体业的全面跃升,已是不容忽略的现实了。

例如,高通在贵州成立伺服器晶片合资公司,恩智浦(NXP)与北京建广成立电源管理合资企业,超微将 CPU 技术授权给天津海光企业,IBM 将 PowerPC 晶片技术授权给中国学研机构等,这些都是全球最高阶的半导体科技,而台湾事实上连这类的技术都没有。

IC 设计业认政府不合理
吁政府建立审核机制

「连差距明显的晶圆代工及封测业都可以开放给中资投资,但没有明显领先的 IC 设计业,却全部列入禁止之列,这不是凸显政策上的不合理吗?」顾大为说。

此外,顾大为也认为,产业界要求的只是大家针对事实做合理的政策讨论,有条件允许申请并不等于全面开放,而且是在不影响控制权与经营权为前提,政府当然可以针对国家安全、资讯洩露等问题,进行最后的审核,通不通过的决定权在主管机关身上,但是要有一套机制,不能无限上纲。

联发科的这些呼声,不仅基于企业实际运作的需求,更有来自国际市场竞争压力的现实挑战。尤其是 7 成以上业绩来自中国的联发科,在中国市场的规模及影响力日益扩大下,加上近来中国加紧对全球半导体业的投资布局,正展开大规模的海外购併与参股等动作,目标都是希望拉拢技术领先的企业,缩短本身的学习曲线,达到本地供应取代进口的目的。这一连串的动作,自然都让蔡明介逐步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例如,即使联发科在 4G 晶片明显领先,但未来在 5G 领域,中国的影响力无法轻忽,包括在专利数量与标準规格上,中国业者已积极参与介入,甚至很可能强力支持本地 IC 设计业如海思、展讯等,这些作法,对联发科的冲击最直接。

根据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统计,在全球 5G 关键技术领域中,中国申请人提交的专利申请量约佔全球三分之一,中国部分通信厂商的专利实力已可以跻身全球列强阵营。换句话说,在未来 5G 专利实力上,将不再只是传统强权如高通、三星、易利信等企业,还包括中国的华为、中兴、大唐等新势力,联发科想在 5G 晶片研发上有所突破,也有和中国合作的实际需要。

两年前,蔡明介代表台湾参加国际半导体会议,谈到台湾过去 60 年,已逐渐从农业、轻工业演进到科技产业的过程,他并以早期农家的水田、甘蔗製糖到晶圆厂房 3 张照片,来凸显这 3 个演变过程。

而这 3 个阶段,正好也是蔡明介成长过程中最熟悉的生活环境。出生于屏东南州乡的蔡明介,从小就帮忙种过稻子、甘蔗及香蕉,举凡下田插秧、除草施肥等都做过,而当他开始读书时,「发现当时父母在糖厂工作的小孩,便当带的菜都比我们的好,这其实也代表着台湾往轻工业发展,当时把蔗糖加工后外销,是台湾最早期的工业产品。所以那时的製糖业,应该就有点像是现在的科技新贵吧!」

当时,蔡明介还把稻米与电晶体的价格做对比,「100 克的米饭大约值 0.1 美元,这个格至今一直没变,而在 1980 年,100 颗电晶体大约就值 0.1 美元,但到了 2013 年,由于摩尔定律的推动,内含 500 万颗电晶体的 IC,才能卖到 0.1 美元,33 年间,已经跌价到仅剩五万分之一了。」

不当一代拳王
要抓住每个前进的机会

半导体业不断进步,也让当年因缘际会进入这个行业的蔡明介,想要有一番作为。有感于当年自己进入职场,台湾本地没有大企业,毕业生都要出国念书,去英特尔、德州仪器等大公司工作,因此在创办联发科时,蔡明介与卓志哲等创办人都希望联发科未来可以打造成一个国际级企业,让年轻人不用出国,也可以有参与国际市场的舞台。

如今,联发科已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 IC 设计公司,也确实成为许多台湾年轻人最想进入的企业,但蔡明介也深知,企业只有不断往前进,否则,就只能残酷地面对一代拳王的魔咒。

从小在农家长大,蔡明介特别喜欢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东西,联发科公司旁种了许多树,例如茄冬、枫香、樟树等,都是他挑选出来最喜欢的树种,10 年来这些树木都已长得粗壮,蔡明介也喜欢在吃过饭后,在这个他称为是「联发科的维也纳森林」中,小小散步一下,也想想公司的策略与布局。

「说实在话,小时候在乡下,根本不曾想像过,有一天我会当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公司可以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难得感性的蔡明介,无法预测下一个 20 年联发科会呈现什幺面貌?但在他心里,早已清楚下一阶段他要带领联发科 1 万 5,000 名同仁,往哪个方向努力了!

相关文章